包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包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民竞用凡客体凡客忧伤有谁知

发布时间:2021-01-20 07:03:34 阅读: 来源:包边机厂家

这个夏天,人们可能还没逛过新兴的电子商务服饰网站凡客诚品(Vancl),却已运用“凡客体”成瘾。“凡客体”出自凡客诚品新近推出的广告,以代言人王珞丹演绎的版本为例,她穿着一袭文艺范儿十足的白色长裙代表“80后”年轻一代喊出:“爱表演,不爱扮演;爱奋斗,也爱享受;爱漂亮衣服,更爱打折标签;不是米莱,不是钱小样,不是大明星,我是王珞丹。我没什么特别,我很特别。”倘若用“凡客体”为自身做个代言,那便是“爱碎碎念,爱什么都敢告诉你,爱大声喊‘爱爱爱’,要么就喊‘不爱不爱不爱’,请相信真诚的广告创意永远有口碑,我不是‘某白金’或‘某生肖生肖生肖’,我是凡客体”。

7月31日,网友“文字积木公社”在豆瓣网发起了一个名为“全民调戏‘凡客’,寻找创意帝”的线上活动,一时间,以“爱……,不爱……,是……,不是……,我是……”为基本叙述方式的“凡客体”扩散开来,网民用无法限量的想象力“山寨”出一次集体狂欢。截至记者发稿,活动吸引12128名网友参与,网罗3134个版本。

从恶搞他人到表白自我

在“凡客体”活动中,恶搞是最初定下的基调。先是影视红星黄晓明被“闹太套”附身,谁让他大张旗鼓地出《跟黄晓明学英语》的新书,却将“notatall”的英文歌词在自己中式英语发音下露馅成了“闹太套”。再是相声演员郭德纲被调侃为“鸡烦洗”,谁让他在出席某公开活动时穿上纪梵希老头衫,甚至与另一位时尚界人士撞衫,却怎么看怎么像个“乡镇企业家”。哪知网民们这股创作激情排山倒海,将芙蓉姐姐、凤姐、李宇春、曾轶可、郑大世、唐骏等一干话题人物一网打尽,又将奥特曼、麦兜、灰太狼、蜡笔小新等卡通动漫人物搅了进来,甚至粽子、央视大楼、QQ、3G上网卡等日常事物也在劫难逃。就连“师父”唐僧都有“顽徒”对其出言不逊:“爱出国,也爱考察;爱徒弟,不爱妖怪;爱念经,更爱onlyyou,我味道一般,我是唐僧,甜到哀伤。”

当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能“调戏”时,越来越多的人却忽而将兴趣点转向表白自我。他们旗帜鲜明地喊着“玩神秘,玩扮酷,其实我很温柔”、“不是酱油男,我是愤青男”、“我是TIM,不是ATM”、“爱自由,不爱自虐;爱玩乐,不爱玩弄;爱愤怒,不爱愤世”……喊到最后,脱口而出的竟然是“爱京城,更爱我的家乡”、“爱睡到自然醒,爱下厨做饭,也爱努力工作”、“我不是小孩,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每天都加班”、“我不需要丰功伟业,也不需要用钱堆砌的感情,我只希望你和这个世界都靠谱”……这样的表述似乎不那么标新立异,却让看热闹、找笑点的人们有了流泪的冲动,原来我们都是凡客,有着共通的小烦恼与小幸福。

一则广告背面的青春迷惘

“诗歌一样的语法形式与大众化的内容,是‘凡客体’在当下广为流行的两大支点。”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刘士林教授分析道。在他看来,我们正处在一个话语狂欢的时代,各种新概念、新符号、新句型层出不穷,但所有虚拟的符号狂欢决不会仅止于符号游戏本身,它总是要千方百计地抓住“客观的存在”,因为只有与现实世界中真实的事物挂靠起来,狂欢者才能完成人与社会的“物质交换”,因而,看上去很美的“话语游戏”,充满了酷烈的竞争。

刘士林指出,“凡客体”精心打造了一整套与自身产品相关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念与审美趣味,成功地再现了当下普通年轻消费者典型的精神与心态,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凡客体”在自我表达与认同上的两面性,如“爱……,不爱……,是……,不是……”。“别看年轻人利用‘凡客体’极尽恶搞,却流露出一种青春的迷惘。‘凡客’语录中的‘我没什么特别,我很特别’等表述,其实是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充满矛盾和困惑的真实生存写照。特别是在城市化背景下,由于生活成本的不断上扬,城市中的年轻群体正在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他们有美好的理想和良好的教育背景,但真正要想成为城市社会的主人,还需要经历更艰苦的奋斗和十分曲折的求索。”他指出,在年轻人内心焦躁、不安的时候,“凡客体”恰好起到“安慰奶嘴”的作用。

铁甲突击

口袋妖怪复刻手游破解版

女神的斗士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