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包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生在七夕死在七夕千古词帝李煜年仅41岁

发布时间:2021-01-07 12:47:37 阅读: 来源:包边机厂家

生在七夕死在七夕,千古词帝李煜年仅41岁

他是千古词帝,生于南吴睿帝天祚三年七月初七(937.8.15);24岁继位称帝,但他沉迷书画词赋、为人风流放纵,在位14年失国退位;被俘后封为违命侯,因一首"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虞美人》令宋太宗大怒,太平兴国三年七月初七(978.8.13),在他生日这天将他毒死,他是南唐后主李煜,年仅41岁。

唐末以来,历史上出现了众多的词人,有以白居易、辛弃疾、岳飞、陆游为代表的爱国词人,以柳永、苏轼、秦观、李清照等为代表的抒怀派词人,这些人都写出了很多脍灸人口的名篇。但是今天我要讲的是南唐亡国君主李煜的悲情亡国之恨。

李后主是历史上唯一一位古代君王词人,在评论界常有人把他的诗词与毛泽东的诗词作比较,尽管两位都是帝王。一个是开国之君,一个是亡国之主,毛君的诗词有着宏旷的胸怀,但我认为以李后主的创作技巧婉约笔法是毛诗所难以比拟的。

现在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李煜其人:

李煜(937~978) 五代词人。南唐国君。字重光,初名从嘉。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建隆二年(961)继位,史称后主。38岁时,宋师长驱渡江,迫围金陵,次年城陷降宋,被俘至汴京,封为右千牛卫上将军、违命侯。后被宋太宗赐服毒药而死。

李煜的词,可以分为前后两期,以宋太祖开宝八年(975) 他降宋时作为界线。

前期的词已表现出他非凡的才华和出色的技巧,但题材较窄,主要反映宫廷生活与男女情爱,如《玉楼春》"晚妆初了明肌雪"、《喜迁莺》"晓月坠"、"宿云微"、《一斛珠》"晚妆初过"、《菩萨蛮》"花明月暗飞轻雾"等;也有写离别相思的作品如《清平乐》"别来春半"等,写景抒情,融成一片。

到了后期,李煜由小皇帝变为囚徒,屈辱的生活,亡国的深痛,往事的追忆,使他词的成就大大超过了前期。《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反映了他身世与词风的转折。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浪淘沙》"帘外雨潺潺"、《乌夜啼》"林花谢了春红"、"无言独上西楼"等是他后期的代表作,主要抒写自己凭栏远望、梦里重归的情景,表达了对"故国"、"往事"的无限留恋,抒发了明知时不再来而心终不死的感慨,艺术上达到很高的境界。

李煜的词,继承了晚唐以来温庭筠、韦庄等花间词人的传统,又受了李璟、冯延巳等的影响,将词的创作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作为降王,宋帝在生活上并没有难为他。但是他们却剥夺了他的人身自由,并且百般凌辱他的人格和尊严,羞愧,恼怒,痛恨,后悔,种种情感奔腾汹涌,此时他写出的最有代表意义的词是《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首词表达了对故国、家园和往日美好生活的无限追思,反映出词人从一国之君沦为阶下之囚的凄凉心境。

上阕两句采用了倒叙的手法。梦里暂时忘却了俘虏的身份,贪恋着片刻的欢愉。但美梦易醒,帘外潺潺春雨、阵阵春寒惊醒了美梦,使词人重又回到了真实人生的凄凉景况中来。梦里梦外的巨大反差其实也是今昔两种生活的对比,是作为一国之君和阶下之囚的对比。写梦中之“欢”,谁知梦中越欢,梦醒越苦;不着悲、愁等字眼,但悲苦之情易见。

“帘外雨潺潺”,这雨是词人心间下起的泪雨;“春意阑珊”,春光无限好,可是已经衰残了,就象美好的“往事”一去难返;“罗衾不耐五更寒”,禁不住的寒意,不仅来自自然界,更来自凄凉孤冷的内心世界。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莫凭栏”是说不要凭栏,因为凭栏而望故国江山,会引起无限伤感,令人无以面对;

“莫凭栏”意谓暮色苍茫中凭栏远眺,想起江山易主,无限往事。

“别时容易”,可见“容易”是为了突出一别之后再见之难;“见时难”似也包含着好景难再,韶华已逝的感慨。“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就象水自长流、花自飘落,春天自要归去,人生的春天也已完结,一“去”字包含了多少留恋、惋惜、哀痛和沧桑。昔日人上君的地位和今日阶下囚的遭遇就象一个天上、一个人间般遥不可及。“天上人间”暗指今昔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际遇。“天上人间”是个偏正短语,语出白居易《长恨歌》:“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意谓天上的人间,用在这里暗指自己来日无多,“天上人间”便是最后的归宿。

这首词表达惨痛欲绝的国破家亡的情感,真可谓“语语沉痛,字字泪珠,以歌当哭,千古哀音”。词的格调悲壮,意境深远,突破了花间词派的风格。

后主被掳之后,以一个丧国的君主而言,内心的苦楚与怅惘,时时刻刻如影随形,这期间他写下了许多篇短幅的小令,每一首都如泣如诉地述说着他心中的孤独、苦闷、哀愁和悔恨,其中一首《相见欢》是他小令中最为凄婉的作品。《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中写道“此词最凄婉,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相见欢》

相见欢: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又名《秋夜月》、《上西楼》、《乌夜啼》等,双调三十六字,上阙平韵,下阙两仄韵。

这首词情景交融,感情沉郁。上片选取典型的景物为感情的抒发渲染铺垫,下片借用形象的比喻委婉含蓄的抒发真挚的感情。此外运用声韵变化,作到声情合一。下片押两个仄声韵(断、乱),插在平韵中间,加强了顿挫的语气,似断似续;同时在三个短句之后接以九言长句,铿锵有力,富有韵律美,也恰当地表现了词人悲痛沉郁的感情。

首句“无言独上西楼”将人物引入画面。此句运用了白描,短短六个字就使得李后主愁恨满怀,踽踽独行的形象跃然纸上。他登上西楼,举头望去,只见新月如钩,钩起一串旧恨新愁;低头看桐荫深锁,锁住了满院清秋。凄凉的景物中,蕴含着深深的愁恨,景中有情,情溢景外。此所谓“无声胜有声”,此种无言之哀,胜于痛哭流涕。

“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寥寥12个字,形象的描绘出了词人登楼所见之景。也写出了他所处的凄凉环境。

梧桐,在古典诗词中,从来就是个表现愁情的物象。“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温庭筠《更漏子》)、“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李清照《声声慢》)等等,表现的都是愁闷的境界。

李煜善于以贴切的比喻来表达抽象的情感,将心中的意念转化为具体的形象,把抽象的事物表现得生动传神。这首词中,以丝缕喻愁思,“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将千丝万缕、纷繁难解的离愁以及那说不清、道不明、挥不去的滋味形象地表现出来了。这样贴切的比喻,将作者复杂的感情具体化、形象化了,增强了作品的艺术表现力,造就了脍炙人口的词句。

末句“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紧承上句写出了李煜对愁的体验与感受。“别是”,就是不同于一般。以滋味喻愁,荣华富贵已成过眼烟云,故国*家园亦是不堪回首,帝王江山毁于一旦,这诸多的愁苦悲恨哽咽于词人的心头难以排遣,只能让它始终围绕在心上久驱不散。

词名《相见欢》咏的却是离别愁。统观全文,说的全是白话,自然率真,和血和泪,艺术造诣,居上上乘。词以情胜,造就了不朽之词作。

《虞美人》是李煜的代表作,也是李后主的绝命词。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多少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首词通过今昔交错对比,表现了一个亡国之君的无穷的哀怨。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春花秋月本是世间最美好的景物,然而李后主却发出“何时了”的感慨,因为春花秋月会引起他那风流旖旎的过往。只是时移世变,如今身为臣虏,过往因而变得那样的不堪回首。据史书记载,李煜当国君时,日日纵情声色,不理朝政,枉杀谏臣……透过此诗句,我们不难看出,这位从威赫的国君沦为阶下囚的南唐后主,此时此刻的心中有的不只是悲苦愤慨,多少也有悔恨之意。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苟且偷生的小楼又一次春风吹拂,春花又将怒放。回想起南唐的王朝、李氏的社稷——自己的故国却早已被灭亡。诗人身居囚屋,听着春风,望着明月,触景生情,愁绪万千,夜不能寐。一个“又”字,表明此情此景已多次出现,这精神上的痛苦真让人难以忍受。“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是“月明中故国不堪回首”的倒装句。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尽管“故国不堪回首”,可又不能不“回首”。这两句就是具体写“回首”“故国”的故都金陵华丽的宫殿大概还在,只是那些丧国的宫女朱颜已改。这里暗含着李后主对国土更姓,山河变色的感慨!“朱颜”一词在这里固然具体指往日宫中的红粉佳人,但同时又是过去一切美好事物、美好生活的象征。

以上六句,诗人竭力将美景与悲情,往昔与当今,景物与人事的对比融为一体,尤其是通过自然的永恒和人事的沧桑的强烈对比,把蕴蓄于胸中的悲愁悔恨曲折有致地倾泻出来,凝成最后的千古绝唱。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诗人先用发人深思的设问,点明抽象的本体“愁”,接着用生动的喻体奔流的江“水”作答。“一江春水向东流”,用满江的春水来比喻满腹的愁恨,极为贴切形象,不仅显示了愁恨的悠长深远,而且显示了愁恨的汹涌翻腾,充分体现出奔腾中的感情所具有的力度和深度,实际上是一种茫然的无奈。

同它相比,刘禹锡的《竹枝调》“水流无限似侬愁”,稍嫌直率,而秦观《江城子》“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则又说得过尽,反而削弱了感人的力量。

全词以明净、凝练、优美、清新的语言,运用比喻、象征、对比、设问等多种修辞手法,高度地概括和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真情实感。王国维如是评价:“唐五代之词,有句而无篇。南宋名家之词,有篇而无句。有篇有句,唯李后主降宋后之作,及永叔、子瞻、少游、美成、稼轩数人而已。”

前面提到这首《虞美人》是李后主的绝命之作,相传他于自己生日七月七日,也就是“七夕”之夜,在寓所命故妓作乐,唱新作《虞美人》词,声闻于外。宋太宗闻之大怒,命人赐药酒,将他毒死,于是这首“泣血之作”就成了李煜的绝命之作。

银川阳痿医院

哈尔滨血液病医院

天津男科医院

陕西银屑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