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包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内幕交易难挡中海油收购尼克森-【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46:19 阅读: 来源:包边机厂家

“内幕交易”难挡中海油收购尼克森

中国页岩气网讯:作为迄今为止中国企业最大规模的海外收购案,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收购加拿大能源企业尼克森公司(Nexen)注定不会是一路坦途。

2005年,当时的中海油信心满满准备收购美国能源企业优尼科公司,却因美国监管部门的否决而最终放弃收购。

7年后卷土重来的中海油,尽管没有再次遇到来自政府层面的阻挠,却突然传出熔盛重工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志熔与中海油“内幕交易”的事件。

这场意料之外的“内幕交易”是否会对最终的收购结果造成影响?

“内幕交易”疑云

7月27日,美国证券交易所委员会(SEC)发表声明,称有多个账户涉及提前获取中海油收购尼克森的内幕消息,并已经向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

诉讼中提及的“多个账户”,包括在维京群岛注册、总部设在香港的Well Advantage公司,以及一些来自新加坡的账户。

SEC指出,今年7月19日Well Advantage公司购买了市价为83万美元的尼克森股票。7月23日,中海油在美国纽约股票交易市场开盘前对外宣布,将以约15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尼克森公司,这一消息迅速刺激尼克森的股票价格在当天飙升约52%。

因此,Well Advantage在7月23日当天收盘时,账目浮盈已高达700万美元。

张志熔就是大赚一笔的Well Advantage公司董事长。但记录显示,在7月19日之前,Well Advantage公司从未交易过尼克森的股票。

除此之外,SEC对于Well Advantage公司的质疑还包括:其交易时间仅仅为并购交易宣布前两个交易日、该账户休眠期超过6个月、张志熔掌舵的熔盛重工与中海油有密切的业务联系等。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中海油的合作伙伴之一,熔盛重工近年来与其合作的确比较多。例如今年5月,熔盛重工与中海油共同打造的3000米级深水铺管起重船“海洋石油201”下水,这是我国自主详细设计和建造的首个深水海洋工程船舶装备专案。

或将增加定价话语权

但是,分析人士指出,仅凭熔盛重工与中海油的密切业务并不能断言其存在“内幕交易”。

中海油内部人士对外透露,早在5年前中海油便有意收购尼克森,并为之谋划多年。这场须付出天价的收购案却忽然遭遇“内部交易”事件,确实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据了解,中海油在付出151亿美元的收购费用外,还将承担尼克森28亿美元的净债务,其实际收购成本高达179亿美元。而一旦交易成功,这将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大规模的海外并购行动。

目前,尼克森在加拿大西部、英国北海、墨西哥湾和尼日利亚海等全球最主要产区内,拥有包含常规油气田、油砂以及页岩气在内的重要资源。

卓创资讯能源分析师吕斌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中海油所看重的是尼克森在全球范围内拥有的油砂资源以及北海原油。

尼克森拥有的是英国最大的油田、日产21万桶原油Buzzard的运营权,而Buzzard则是福蒂斯(Forties)原油最大的油田供应方。

在国际原油市场中,福蒂斯原油与其他三家原油共同形成了每日布伦特现货基准价格——这是全球超过一半原油价格的定价基准。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中海油收购尼克森后,对我国今后增加在布伦特原油定价体系中的话语权有一定帮助。

刘毅军则指出:“参与布伦特原油的定价是很复杂的事情,能不能进入这个圈子并发挥作用,还需长期的观察。但收购尼克森肯定有助于推动参与定价权,并在将来发挥一定作用。”

但是,中海油为收购尼克森所付出的179亿美元,却被许多业内人士指为成本过高。尤其为此支付的每股股价比7月20日尼克森收盘价溢价61%,更比之前20个交易日的成交量加权平均价溢价66%。

“我觉得收购价格有些偏贵,尼克森拥有的、已被证实的资源储量并不值这个价。”吕斌说。

任浩宁也认为:“目前石油市场发展处于调整期,尼克森的经营状况不是很好。其营业收入大幅下滑、盈利能力有所下降、长期发展状况堪忧,中海油所开出的价格明显偏高,不太符合目前市场行情。”

不过,刘毅军指出,中海油一贯的特点是比较“谨慎”,高收购价是建立在细致的评估以及前期与尼克森开展合作的基础之上。

“此次收购对中海油在全球战略平台与布局、上游资源的获取,以及今后走向深海时技术和经验的升级强化,都有着重要意义。同时,还能获得尼克森在全球的销售渠道和优秀管理团队。我认为,这个溢价是可以接受的。”刘毅军说。

不会造成实质性影响

在SEC提出诉讼的消息传出后,中海油日前表示对此事不予置评。有消息称,其内部正在进行排查,以确定内部人员是否有泄密行为。

“此事肯定会拖延收购交易的完成,我认为是美国方面一些人试图阻挠中海油成功收购的手段。”吕斌说。

任浩宁也认为,目前看来该事件纯属个人行为,与熔盛重工及中海油没有直接关系,仅仅只是美国证监会个别人员为拖延审批而抓到的把柄。

刘毅军则指出:“这是一场很难被证实的指控,而且所涉及的交易金融并不算大。目前看来,想要与中海油扯上关系难度很大。”

“以发生内幕交易案来反对并购,以前并没有出现过这种先例。我认为,此事件不会对中海油收购计划造成实质性威胁。”任浩宁说。

对此,刘毅军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冻结调查与收购没有直接关联,除非此事件继续发酵又有新的变化,“只是处在怀疑阶段的事情,还远不到影响最终收购的程度”。

他指出,中海油需要重视的是,收购如此庞大的公司后应当如何整合资源、如何对公司内部进行管理等,“对中海油而言,挑战与机遇并存”。

襄樊西服定做

三亚西服设计

阜新定制西服

乌海订做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