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包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德国80后海盗党上位互联网时代的新新政治

发布时间:2021-01-20 17:14:12 阅读: 来源:包边机厂家

近日,在德国,“海盗党”一夜之间名声大噪。这个由一群年轻人组成仅仅拥有5年党龄的政党,在本月19日获得了8.9%的得票率,首次进入柏林州议会,获得了柏林议会141个议席中的15个。这令德国的传统政客大吃一惊。这个政党的核心成员多是IT行业70后、80后的年轻精英,他们的政治诉求很简单:号召网络自由下载合法化,并抵制版权保护,却有大批年轻国民成为他们的拥趸。有媒体认为:这是“年轻网络政治”对传统政治版图的撼动。海盗党,到底是一群激进主义者,还是互联网时代难以忽视的新新政治力量?

海盗党,也许不只是

年轻人的政治兴趣小组

海盗党,2006年最早成立于瑞典。瑞典语“Piratpartiet”也有盗版的意思,所以最初也有人称这个组织为“盗版党”。曾经盛产海盗的北欧国度,如今也盛产非主流的喜欢网络下载的年轻网民,他们认为不少企业以现有版权法为保护盾,阻碍知识的流通,使网络下载受到诸多限制,于是筹组了这个组织,专门关注保护知识产权的各种问题,支持互联网资源共享的合法性,关注互联网内包括私人财产及个人资料在内的隐私保护。这个组织被一些评论认为是年轻人诉求简单的政治兴趣小组而已。但很快,他们的成员与日俱增。海盗党在瑞典成为无议会席位的政党之中最大的政党。海盗党也成为一个国际性的政党组织,奥地利、丹麦、芬兰、德国、爱尔兰、荷兰、波兰、西班牙等40余个国家和地区都相继成立海盗党。

有趣的是,在瑞典,国家对另一个与海盗党无关的反版权组织——海盗署以及其海盗湾经营者的打击,间接让海盗党获得了更高的民间支持率,党员人数也发生了暴增。

美国就曾经以官方形式向瑞典政府施压,要求政府必须对付海盗湾,否则便将瑞典列入世界贸易组织黑名单。据国外媒体报道,2006年5月,瑞典警方突袭海盗湾网站总部,拘捕两名高层。那个网站暂停几天之后又重开,不过搬迁到荷兰。然而,这次突袭却在瑞典民间引起强烈反响,并间接导致了海盗党在老百姓中的支持率飙升。

2009年4月17日,4名海盗湾经营者被瑞典法庭判处1年有期徒刑之后,海盗党党员人数暴增到2.8万多人,跃身为瑞典第三大党,并于200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在瑞典获得了7.1%的选票,在欧洲议会中拥有了1个席位。原本是体现年轻网民诉求的组织,逐渐进入了传统的政治版图视野。

德国海盗党,几任掌门都是年轻IT精英

德国海盗党是仿效瑞典海盗党,在2006年9月建立的一个政党。几年间已达一万多名成员。在2009年德国的联邦选举中,他们以2%的选票成为被关在了联邦议会的大门之外的得票最高党。200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0.9%的选票。但随后,海盗党的成员迅速增加,到了2010年3月,入党人数超过12000人。2009年的州际、地区选举中,他们在萨克森州获得了1.9%的选票,在明斯特及亚琛的地区选举中分别获得一个议席。

2011年的各州选举中,他们都保持或超越了往年的成绩。在9月19日的柏林州竞选中,海盗党终于以8.9%的选票首次破冰,获得了柏林议会141个议席中的15个。德国海盗党主张保护通信及互联网中的公民权利,反对欧洲的数据保留政策和德国关于限制网络访问的新审查政策。另外,他们赞成信息隐私的公民维权,倡导版权法、教育法、计算机科学的改革,鼓励加强政府透明度。

从成立至今,德国海盗党已经有四位掌门。第一任掌门克里斯多夫·朗(Christof Leng)出生在1975年,打扮出位,令人过目难忘,下巴上一抹个性小胡子,发型超酷。他的正职是德国达姆施塔特工业大学的计算机科学研究人员。他是德国海盗党的创始人之一。2006年9月被选为首任党首,2007年卸任。接任的第二任掌门詹斯·塞芬布克(Jens Seipenbusch)也是德国海盗党的创立者之一,是德国明斯特大学的物理学家。相比其他几位党首,他算是最年长的一位,出生在1968年,却德高望重,在2007年当选掌门。2008年到2009年,海盗党的第三位掌门迪克·希尔布莱克特(Dirk Hillbrecht),1972年出生,是位软件工程师,也是软件专利的坚决反对者。

今年5月,新近当选的掌门塞巴斯蒂安·涅尔兹(Sebastian Matthias Nerz)则是海盗党建党以来最年轻的80后掌门。他1983年出生,在德国蒂宾根大学攻读生物信息学。2009年,他加入海盗党,很快成为蒂宾根地区海盗党的核心人物,并在2011年当选全国海盗党掌门。

在2009年到2010年之间,德国海盗党的人数从2000余人迅速激增到12000多人。他们充分利用“脸谱”、“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让成员在网络世界里提出政策主张,收集民众意见。吸引不少年轻网民的支持。2010年1月,15名德国海盗党成员在柏林机场航站楼,半裸上身,抗议政府引进更严格的机场安检扫描设备,引起了世界不少媒体的注意。他们在身上写上“谁来保护我们的隐私”,来宣扬海盗党保护个人隐私的主张。

选举制度决定,柏林发生的一切,不可能发生在英国或者美国

这次,德国海盗党一举获得15个柏林议会的席位,实际上引出了值得思考的问题:文件共享、鼓励知识产权改革、倡导信息公开……这些关乎虚拟世界的主张获得政治选举上的胜利到底意味着什么?对此,许多媒体都进行了深入的反思和分析。

英国《卫报》刊登评论文章,认为德国海盗党的获胜与德国的选举制度有一定关系。德国议会实行比例代表制,超过5%选票的政党不仅可以获得议席,而且也将得到国家的经济资助。而在柏林发生的一切不可能发生在英国。另外,德国也是欧洲国家中对开源软件最支持、最热诚的。他们的政府也是世界上首批决定不将国家安全系统装在专属软件上的国家之一。正是在这样的氛围里面,海盗党的激进主张才获得了支持者。在美国,奥巴马虽然在总统大选中使用社交媒体和其他网络手段拉票,但这种手段的运用是非常谨慎的。

《卫报》评论认为,诚然,网络激进主义能够在短期选举中显示出它的优越性——就如同发生在波士顿茶党身上的那样。但是我们还没有学会如何有效地将这种工具运用到政府管理当中去。这次选举的结果教会我们的道理是,在比例代表制的选举中,不要忽视那些由对传统政治毫无兴趣,但对文件共享、社交网络和其他东西很着迷的年轻人组成的政党,他们“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诛神世界

福利彩票app官方下载

战国争霸最新版

三国野望最新版